平码推敲|平码平肖德多少倍|

第九十四章 被逼轉行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我算什么,綜藝直播的點子是我想出來的,分成也是你們同意的,合同簽了,你不能不認賬。”傅楚冷聲道。
“什么?那綜藝點子是你想出來的?我怎么不知道,老駱,你知道嗎?”馬總揚起下巴,看向駱制作。
駱制作忙點頭哈腰,“當然不是了,他拿了份假合同過來,他這是要敲詐我們,我馬上叫保安來。”
馬總笑道:“你看,根本就是子虛烏有的事情,你現在是在敲詐我們,況且,憑你這腦殘腦子,怎么可能想的到點子。”
他搖搖頭,一臉不屑。
傅楚沉下臉來,他向來好脾氣,但如今被人當面侮辱,哪里肯咽的下這口氣。
保安們聞訊趕來,馬總嗤笑了聲,“傅楚,你別給臉不要臉,這是要讓人趕你出去嗎。”
小何于心不忍,他有點奇怪,先前對傅楚贊賞有加的駱制作和馬總如今怎么換了副嘴臉。
為了不讓事情變得更糟糕,他上前給傅楚一個臺階下,“這邊,我按好電梯了,走吧。”
傅楚直直地盯著他們,他走進電梯。
他離開時的狠厲眼神讓駱制作打了個寒顫。
駱制作猶豫地問道:“馬總,他會不會報復我們?”
“報復?”馬總玩味地笑了下,“他拿什么報復我們,以前他是金恒太子爺,我們要忌諱下,如今他又不是,更何況真太子爺站在我們這邊,我怕他一個無名小卒?”
“你說的對,他算做出什么貢獻,以為多拉點觀眾人數就了不起,人家那是看他笑話呢!”駱制作跟在馬總身邊,笑嘻嘻道。
“恩,這5億的錢……”馬總微瞇著眼睛,笑了下。
駱制作眼睛一亮,馬上明白了,他心里激動,發財了啊!
小何送傅楚到大廈門口,他為難道:“晏少,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再去幫你問問。”
“不用了。”傅楚拒絕了他的好意。
“那么多錢,你都不要了?”小何驚愕臉。
“不是不要,是要不到。”傅楚淡淡道。
“謝謝你了,我有事先走。”
“哦。”小何揮揮手,不明白傅楚說的話是什么意思。
傅楚開著車,去找徐陽,他在市中心最高級的cbd找了辦公室。
距離不遠,開車一會就到了。
這幢cbd同樣大氣明亮,周圍有幾條地鐵線路,附近公車站很多,地理位置好,方便來上班的員工。
“傅總,你看這地方怎么樣?”徐陽帶著傅楚參觀。
“不錯。”傅楚點點頭。
窗明幾凈,挑高層,空間感好。
“不錯是不錯,不過這租金壓力不小的。”徐陽小心翼翼地看他一眼,“前期光是租金燒起錢來就不少。”
“你以前是金恒太子爺,沒遇到這個問題,大部分小微企業都是在給房東打工。”
徐陽說完,訕訕道:“我不是故意挑起你難過的地方,實話實說。”
實話總是難入耳的,傅楚有所準備,“我明白的,總之先租下來,我這邊的資金再燒一段時間沒問題。”
“好,那就租下了,保潔這些后勤招聘我也一并搞定。”徐陽興致很高。
兩人坐在空空蕩蕩的辦公室里看合同,水電物業保潔,再加上辦公用品的訂購,每一項都是支出。
創業公司怪不得燒錢,這些都是錢。
而且這些還算是小錢,真正的大頭支出是人力成本。
這還沒開公司,已經燒了不少錢,等公司開起來,錢真的像是在被燒,每天都是大筆支出。
傅楚低頭確認著合同。
徐陽問道:“傅總,你今天去電視臺,那筆款項有要到嗎?”
傅楚頓了下,沒說話。
徐陽馬上明白了,他忿忿不平道:“他們不會是不想給了吧,見你沒權沒勢了,就欺負到你頭上,太可惡了!”
他義憤填膺,傅楚淡淡道:“駱制作和馬總現在把我踢到一邊,把我的功勞全都撇的一干二凈。”
“竟然真有這種事!我要在網上曝光他們。”徐陽拿出手機。
“別。”傅楚制止他,“這么做,反倒會讓你陷入困境。想想看,你剛從這個節目離開,馬上回過頭去揭發這個節目的黑暗,觀眾們會怎么想?他們不會覺得制作方有問題,而是你在欺騙他們。”
“那怎么辦?”徐陽不甘心道。
傅楚淺笑了下。
看到他這副表情,徐陽心里安定了點,他肯定是有辦法的。
兩人繼續看合同,算完賬,徐陽伸懶腰,投入工作之中,“接著是開公司的一些提前準備,要取公司名,還有確定營業范圍,是開風投公司對嗎?”
“不,我改主意了。”傅楚嗓音清冷。
“什么?”徐陽訝異地看他,“那是要開什么公司?”
傅楚臉上有穩操勝券的表情,“第一家公司,我要開影視傳媒方向的。”
徐陽怔愣了下,不清楚傅楚這么做的用意。
傅楚原先是打算做一家風險投資公司,也就是天使投資,專門投資一些企業公司,買下他們的股份,每年獲得回報。
同時可以做一些長線交易,穩定發展,從天使投資機構慢慢擴大成為大型金融機構。
但今天見到馬總和駱制作后,傅楚改了主意,他不但要要回他的5億,還要在業內擠掉他們的電視臺和網站,干掉他們的公司!

章節目錄

平码推敲
上海快三走势图开奖 北京PK10单期计 华东六省15选5走势 山东的十一选五图 股票行情分析论文 福州股票配资找象泰配资热情接待GO 一万块怎么投资理财 欣龙控股重组最新消息 天茂集团股票 期货股票配资股票融资融资融券模拟炒股软件温州股票配资股票实盘模拟实盘智深金岸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