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码推敲|平码平肖德多少倍|

第一百一十六章 張富貴與徐彥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解決完裘公公的事情,段毅還沒等喘口氣,張富貴和徐彥這對未婚夫婦便帶著幾個手下聯袂來訪,讓他摸不著頭腦。
張富貴倒是一個比較好說話的人,笑臉呵呵,態度和藹,稱呼段毅為段小弟,有點自來熟的樣子,很像是他前世的大學舍友,或者說損友。
氣質美女徐彥卻有些看不上段毅,一副審視的目光打量了段毅好幾眼,最后禿嚕出一句,差點沒讓段毅氣死,
“看你全身上下,除了一張臉蛋之外,一無是處,究竟是怎么蒙騙郭夫人和晴兒妹妹的呢?”
得,這肯定是從郭晴或者郭暖那里聽到了段毅的事情,特地來考察,或許還存著敲打的意思。
面對段毅的怒目而視,徐彥脖子一梗,傲氣的眼睛瞪得大大的,仿佛在說,難道我說的不對嗎?
胖子張富貴則朝著段毅攤了攤手掌,聳聳寬肩,示意自己也沒辦法,又是一個該死的妻管嚴。
“看來徐姑娘不太懂愛啊,什么是愛?就是不問緣由,不問來歷的喜歡。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情深,這才叫真正的喜歡,晴兒和我便是如此。
而郭夫人并非被蒙蔽,而是知道我們互相付出真心,這也默允下來。”
段毅也不是好欺負的,你敢懟我,我就敢懟你,自己的女人要寵著,愛著,別人的女人在他眼里和木頭沒區別。
徐彥被說不懂愛,本是勃然色變,中間聽到段毅一句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情深的話,仿佛被戳中了什么要害,呢喃自語,望著張富貴頻頻臉紅。
是啊,除了自小訂下的娃娃親,她和張富貴兩人應該便是應了這句話吧,這個死胖子又懶,又饞,又胖,更說不上英俊,她喜歡什么呢?
或許就因為說不出為什么喜歡,喜歡什么,這才是真正的愛情,而不是摻雜了其他誘因的感情。
一時間,這女人陷入自己的情感世界難以自拔,讓張富貴看得眼睛都直了,這般樣子的徐彥他還是第一次見到。
無語的拍了拍額頭,沖著段毅說道,
“哇,你小子倒是長了一張巧嘴,能說會道的,把我媳婦都給繞進去了。
怪不得能把晴兒弄得五迷三道,非你不嫁的,厲害。
不過,男人吸引女人,靠嘴,靠臉,靠家世都可以,但能否留得住女人,卻靠實力。
聽晴兒說你資質奇高,一身劍術非同凡俗,不知可能與我身后的這兩個下人比一比啊?”
張富貴說著,拍了拍手,身后的兩個大漢便齊齊向前邁進一步,雙眼灰暗的看向段毅,不含感情色彩。
兩人穿著短衫勁服,兩袖上擼,露出的手臂筋肉結實,青筋迭起。
太陽穴也是高高隆起,顯然內功修為不俗。
而他們身后各負著一柄寬厚長劍,顯然也是劍術高明之人。
段毅臉色一冷,意識到這兩人恐怕來意并不單純。
先前是張富貴扮紅臉當好人,徐彥扮白臉來挑事。
等徐彥被段毅一句話搞得心慌意亂,張富貴沒辦法,這才親自出馬。
“我與這兩人素昧蒙面,更無仇無怨,為何這么針對于我?還要用兩個武功不俗的高手來試探我?”
段毅想了想,既然這兩人得知了他和郭晴之前的事情,又從郭暖處得到確認,本不該狗拿耗子,多管閑事,除非真的腦殘,或者是有人指使。
想起方才郭暖莫名其妙的將他叫到大堂當中聽了一堆有的沒的,暗暗思忖,莫非這兩人是受郭暖之托,來試探他的武功的?
張富貴笑瞇瞇的看著段毅,少年清秀俊朗的臉上如換臉譜,變來變去,看得他心中好笑,知道對方起了疑心,大大方方道,
“不要亂猜了,眼下的局勢你該清楚,雖然有我們鼎力相助,不過青炎幫依然來勢洶洶,不可小覷,須得凝聚所有力量于一處才可能度過這一關。
郭夫人叫我試探你的武功,其一,是想看看你得了郭家的嵩陽鐵劍,究竟有多少進步,是否配得上曾經和她說過的話。
其二,我們有一件事要去做,人選本是我身后的兩個家仆,不過郭夫人屬意由你來做,所以便想試試你的武功。
如何,心里可舒服許多?還有別的疑問嗎?”
張富貴敘事緩慢,抑揚頓挫,在不知不覺中打消了段毅的不滿和疑惑,也可看出此人的不凡之處。
段毅終于松了口氣,暗道果然如此,不過面上表情未曾變化,依然有些冰冷,問道,
“要做什么事情?”
百花谷之局勢,他了解不多,比如這幫人是何時來的,帶了多少人馬,外面還有多少布置,一無所知,這不是他所擅長的。
不過這并不妨礙他愿意為百花谷出一份力。
當此時,他一無人脈,二無權財,三無計謀,只有一身還算可以的武功能夠入眼,若是能幫郭晴一把,自然是樂意之至。
然而,他并不是一個純粹的武夫,不會任由人牽著鼻子走,所以要做什么,必須做到了然于胸。
畢竟,他愿意為郭晴出生入死,那是為情,卻不代表可以被人當做玩物利用,擺弄。
“你覺得咱們和江元容會打的翻天覆地,有你沒我嗎?”
張富貴沒有直接接茬,反而轉著手指上的玉扳指,換了一個話題問道。
段毅搖搖頭,楊無暇曾和他說過。這件事最后的解決或許要落到談判桌上,所以打到分生死的地步,不至于。
“沒錯,因為青炎幫人多勢眾,高手眾多,而百花谷背景深厚,朋友也不少。
雙方都很厲害,又都沒有把握全滅對方,所以也許會經歷幾番廝殺,卻不會動搖各自的元氣,最后以談判和解。
而談判,最重要的是什么?是底牌,是籌碼。
我們張徐兩家,一代大劍客云清,賀蘭家族,蘇幕遮,還有一些小勢力,以及遙遠的襄陽郭家,便是郭夫人的籌碼,而這些還不夠。
要想真正壓制住江元容,還欠缺一個一錘定音的籌碼,讓他只能打掉牙往肚里咽的籌碼。
你要做的,便是用自己的武功,將這個籌碼帶回來,幫百花谷奠定談判的勝局。”
段毅心頭微冷,原來郭暖早就有所定計,今天堂上表現出的,或許只是做給旁人看的樣子。
也許,她早知道谷內有人和江元容勾結,所以放出欲要死戰的假消息。
暗中則讓張富貴和徐彥辦另一件事,好一招明修棧道暗度陳倉。
只不過,什么籌碼能讓江元容一敗涂地,甚至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呢?
段毅猛然想到什么,看著張富貴那張胖臉,恨不得一拳錘下,
“你們要我帶回的,該不會是一個人吧?”
張富貴頭一后仰,一拍大腿,興奮道,
“我就說你是聰明人,猜得不錯,的確是要帶回一個人,你應該知道他是誰吧?”

章節目錄

平码推敲
换三张麻将技巧 足球竞彩时间 期货配资图片 安徽快三形态走势 股票融资最高几倍杠杆 推倒胡麻将怎么下载 股票配资风险案例 掌心漳州麻将手机版 股票配资平台专业配资就选恒瑞行配资 下载熊猫四川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