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码推敲|平码平肖德多少倍|

第042章 鍵盤俠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雞鳴聲帶起了東邊地平線的那一輪曙光。
第一縷晨光綻放出萬丈金輝。
至此,已是十月初。
陳鈺站在窗前,望著街道上急促的人流。
他一直在心中思考一個問題,自己到底是屬于哪個世界,雖然身為現代人,可是陳鈺對于唐朝的認可更高一些。
李立的關心,玉兒的溫柔,長孫無忌的歡笑,還有狗剩的如影隨形,都讓陳鈺切實的感受到古代的溫情。
他似乎越來越陷入這種幻像之中,幾乎不想再回到現代社會。
“呦,樓風,你在發啥呆呢,下來吃早飯啊。”
大嫂風姿綽約的扭動著腰肢,胸前的兩座大山仿佛隨時都會掙脫衣服的束縛。
“好了,我來了。”
陳鈺伸著懶腰,走下樓來。
此刻,桌子上坐了一圈人。
長孫無忌這個老匹夫自從那日在這里吃過飯后,一天三餐起碼有一餐是在李立家解決的。
狗剩拿起饅頭狼吞虎咽。
李立這幾日因為要去兵營中帶兵,幾乎都沒有回過家,大嫂為此都抱怨了很多次。
只有玉兒喝了一碗粥后。不再動筷子了。
“玉兒,你個傻丫頭,吃這么點,餓壞了咋辦。”大嫂關切的問道。
玉兒淺淺一笑,看了陳鈺一眼。
“我不餓。吃多了容易長胖。”
說著,玉兒羞的低下了頭。
大嫂哼了一聲。
“陳鈺啊,這就是你的不對了,女人嘛,只有吃的胖一些,才好生養。”
陳鈺一口粥全噴了出來。
“咳咳咳,喝粥,喝粥。”
話音剛落,兩只碗就遞到了大嫂的面前。
拿碗的正是長孫無忌和狗剩。
大嫂眼睛都直了。
“喝,你們居然叫老娘給你們打粥,自己的手斷了嗎?”
長孫無忌撇了撇嘴。
“就幫個忙嘛,我好歹也是大唐的趙國公,你好歹給個面子嘛。”
大嫂只是刀子嘴豆腐心,她邊承粥邊說道。
“你這老貨,在我這里擺官威沒用。”
一頓熱鬧的早餐吃完,長孫無忌不由分說就拉著陳鈺往外面走去。
“樓風啊,我帶你見個人,他對你很感興趣的。”
見這老家伙,如此神秘的模樣,陳鈺也只好隨他前去。
最近長孫無忌也許聽過陳鈺講解過養生的知識,他現在出門一般都不坐轎子,而選擇步行,好幾次,遇到朝廷大員出行的隊伍,那些大人們一瞧是國公,還都停轎行禮,這讓長孫無忌有點煩躁。
此時,二人各自學著外國客商的模樣,將頭上包著黑布。
行走了約莫十分鐘,眼前卻是長安城中的河渠。
河面上漂泊著數十條花船,裝飾鮮艷。
晴空萬里,河面波光粼粼,不時有紅鯉魚在河水中游蕩。
也有那風華正茂的小姐,貴婦往河中拋灑花瓣,許多年輕的公子出入其中,拉著女子的手,吟詩作賦。
悠揚的古箏,弦依高和斷,聲隨妙指續。
陳鈺聽得如癡如醉,也不禁好奇,誰人會有如此高超的琴技。
長孫無忌指著那些女子,花船。給陳鈺介紹這里的情況。
這越聽越不對勁,陳鈺驚詫道。
“趙國公,這里竟然是夜總會?”
“啊?夜總會是什么?只不過是有錢的公子,出門花錢解悶,也有那做皮肉生意的。”
他說的正是岸上的女子。
隨后長孫無忌指著那些花船。
“那些,可都是京城中,最好青樓的頭牌。一般人可請不到她們乃。”
“可是,她們為什么不呆在青樓中,跑船上做啥?”
見陳鈺不懂,長孫無忌又做出了那標志性的微笑。
“你有所不知,如果只是在青樓中,那些公子們,又怎么會覺得有意境呢。”
陳鈺這才明白,在岸上的總歸差點意思,而讓花魁待在船上,這等于讓商品有了附加價值,自然有人會出高價格,他不禁佩服,古代的商人們,對于商業的真諦早就玩得很是通透。
“那趙國公怎么會知曉的如此清楚呢?”
“咳咳咳,船來了。”
只見,一艘花船。緩緩駛來。
不久后,船靠邊。
長孫無忌輕車熟路的走進花房中,陳鈺一起跟著。
掀開輕紗,一股淡淡的芳香彌漫開來。
其中,有位年輕的公子,正盤腿屈坐,面容英俊,神情淡然。
他端起茶壺,往其余兩個杯子倒了茶。
“趙國公,最近安否。”
年輕人抬起了臉,那雙黑色眸子中,映出了陳李二人的模樣。
陳鈺驚嘆,又是個威脅自己顏值的男人。
“安,晉王,你要找的人,我給您帶來了。”
晉王?
陳鈺努力回想大唐各位王爺的名字,忽然他意識到,晉王應該是李世民的第九子李治,也就是后來大唐的弘孝皇帝。
李治仔細的打量著陳鈺的模樣,二人對視了一眼,不禁有些尷尬。
“哦,原來是陳先生,你的大名,本王早已經有所耳聞。”
陳鈺也感到好奇,自己真的那么出名了。
只不過賣了些新奇的貨物罷了,但是畢竟對方是將來的皇帝,還是要給足面子的。
“晉王天資聰穎,我也是有所聽聞,今日見面,真是讓人嘆為觀止啊。”
“哈哈哈,你們兩個,別相互吹捧了,來,喝茶吧。”
長孫無忌倒也不客氣,他端起茶盞,一口喝干。
嘖了嘖嘴巴。
“比起陳鈺帶來的可樂,還是稍遜一籌啊。”
陳鈺也隨之坐了下來,他品嘗過后。
“好茶,上好的西湖龍井。”
“額,可樂是什么。”
李治疑惑道。
陳鈺剛好隨身帶了一罐,中國人嘛,快樂肥宅水,可是人人都需要的好東西。
他擺在了李治的面前。
“晉王,何不嘗嘗,不錯的。”
李治看了許久,陳鈺還特地幫他開了蓋子。
才喝了一小口。
李治閉上了眼睛,感受著舌尖的刺辣,似乎還不過癮,又將整罐可樂喝下。
然后臉上漲紅,打了個飽嗝。
“怎么樣,晉王,有什么感覺。”
李治喘著粗氣。
“這酒后勁真大。”
“是不是爽?”
“對對對,爽。哈哈哈。”
而后,三人邊喝茶,邊聊天,一度料到西北的戰事,陳鈺的鍵盤俠屬性就充分暴露了。
他開始口沫橫飛,指點江山。
如果他握有一個鍵盤,相信天下都是他的。
鍵來~
二人被說的一愣一愣的,起先還能插得上嘴,最后,他們只是靜靜傾聽,幾乎被陳鈺的氣勢給驚住了。
“好,說的好,想我大唐,被陳鈺說的全身都是病啊。”
長孫無忌無奈慨嘆。
李治臉上帶著苦笑。
“其實,本王來找陳鈺,是為了這本書。”
他將一本線裝書,放在了茶幾上。
書名正是,大唐西域記。

章節目錄

平码推敲
福利彩3d太湖字谜 快乐时时彩平台官网 沪深股票价格排名 下载龙江微乐哈尔滨麻将 超级大透乐中奖号码是多少 加拿大28彩票是骗局吗 牛金所 极速快乐十分走势图 快3开奖北京 中国南车股票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