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码推敲|平码平肖德多少倍|

第兩千五百五十五節:一線城主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正當驚魂未定的一千多名一線城士兵好不容易坐上逃回一線城的飛舟時,他們看到了讓他們震驚至極的一幕。
“天,天哪,那些鄉巴佬,那些個鄉巴佬居然開著我們的飛舟追過來了!”
但是在短暫的震驚之后,所有人都笑了起來,而且笑得樂不可支,全無一星半點剛才的狼狽不堪。
“這些鄉巴佬該不會這樣就可以順勢攻下我們一線城了吧?”
駕駛飛舟的那名軍中百夫長冷笑:“既然他們找死,那就讓他們來我們一線城送死好了!”
又有人朝著后面銜尾追擊的飛舟打趣道:“你看他們飛的那歪歪扭扭的樣子,還原地畫圈,跟喝醉了酒一樣。連飛舟都不會開,真是一群坐井觀天的土包子!”
百夫長一邊控制飛舟,一邊已是取出飛舟里的一封仙箋,簡單將戰斗情況說了一遍,并告知了一線城那邊,這里有五艘飛舟,大約一萬人追擊他們前來,其中包括流沙城主劉沙。
果然,一線城方面在聽說了天人強者意外遭遇兇獸襲擊,被對方偷襲殺死之后,聽說流沙城主居然還敢追擊來一線城,頓時怒不可遏。
百夫長很快收到了回復的仙箋,朝著身后的袍澤咧嘴冷笑:“城主可能會親自對那幫雜碎動手!”
整個飛舟里皆是一片歡呼之聲,洋溢著熱烈般的氣氛。
好像他們是凱旋,不是在逃命一樣。
與此同時,虛無一架勢的那艘飛舟就這么不緊不慢吊在一線城的飛舟后面,時不時還假裝駕駛技術不行,繞著飛個圈,就怕速度太快撞上前面那艘開得慢吞吞的飛舟。
虛無一看著面前慢慢吞吞,不急不慢的飛舟,用力一拍操控臺,朝著身后的秦楓吐槽道:“你看看他們,還對著咱們的飛舟指指點點的,逃命能不能有點逃命的素質啊?”
沒等秦楓開口,虛無一已是抱怨道:“要不是你說必須放他們飛回去,我有一千種方法弄墜他們的飛舟……”
在駕駛艙里的秦楓笑著安慰虛無一說道:“虛兄,你釣過魚嗎?”
虛無一正不解其意,秦楓已是繼續說道:“如果魚兒剛咬鉤,就用盡力量想拖拽上岸,最終會是怎么樣的結果?”
虛無一頓時會意道:“魚竿會折斷!”
秦楓笑著點了點頭:“所以,你可以理解,現在魚兒咬鉤了!”
虛無一也點了點頭,一只手操縱飛舟,一邊回過頭來對秦楓問道:“大帝,一線城主真的會親自來?”
秦楓點了點頭:“如果我們沒殺那個天人強者,他肯定不會來。可我們既然殺了一線城一個天人強者,一線城主就肯定會出來。”
秦楓分析著娓娓道來:“一來,除了他以外,一線城估計沒有比死掉那個天人境更強的高手了,他萬一再派一個布武境來,再死了。別說攻下一個流沙城,十個流沙城都補回來他的損失……”
秦楓笑了笑說道:“二來,這也是他拉攏人心和立威的手段,倘若他最得力的手下戰死沙場,他還在城里做縮頭烏龜,豈不是會讓手下人寒心嗎?”
聽到秦楓的分析,虛無一
連連點頭:“確實是這么一個道理。”
接著,他看向秦楓低聲問道:“要不要我暴露自己的真實修為,直接用虛空術暗殺掉一線城主?一錘定音?”
秦楓搖了搖頭:“交給我來!”
虛無一微微一愣,秦楓已是笑著說道:“你一施展虛空術,誰都知道你是虛無一,反而會讓萬古仙朝提前注意到混亂星域的動向,我其實更希望萬古仙朝以為我逃去了蠻荒妖域……”
秦楓說著,伸出拇指點向自己笑道:“至于我出手,一來我真名秦楓,名氣其實沒有你大……二來,我哪里會給他看出我的根腳?”
虛無一笑道:“你就是怕我暴露唄!”
秦楓笑了笑說道:“這些天我了解到混亂星域除了荒星以外,還有幾顆類似海盜窩點的星辰,最大的叫做黯星,是一顆永夜星辰,除了鬼道修煉者,普通人幾乎不能存活。所以黯星的勢力無時無刻都想占領荒星,過上能曬到陽光的日子……”
說完,秦楓抬起手來,以可以改變力量屬性的神文“道”字訣加持,身上原本凜然的浩然紫氣,竟是霎那變成陰森鬼氣,濃郁鬼氣竟是凝為實體,化作一口鬼氣森森的漆黑匕首穩穩落在他的掌中。
虛無一笑道:“大帝,你該不會是要假扮成黯星的鬼道修士吧?”
秦楓點了點頭說道:“鬼道修士在四種修煉體系下數量最少,但實力往往都比較高,相比于武夫的數量多,實力低端,形成鮮明對比,而且最難被其他流派的修煉者偽裝。”
秦楓笑了笑說道:“在中土世界到來之前,我們要讓萬古仙朝也好,仙道聯盟也好,都覺得混亂星域里一切正常,都是一群海賊和土匪在菜雞互啄,小打小鬧。讓他們以為荒星不過是被黯星的鬼道修士給占領了而已。反正在這些大勢力眼里,混亂星域就是一塊雞肋,食之無味,棄之不甘,反正哪天覺得還有肉可以咀嚼,一口就可以吞下了。”
虛無一不禁笑道:“等到中土世界一下子出現在了混亂星域,他們估計會嚇得驚掉下巴……”
秦楓點了點頭,說道:“虛兄,其實你有時候也該學習一些別家的術法,倒不是說要鉆研得多深……”
虛無一茫然望向秦楓,秦楓身子朝座位上倚了倚,笑道:“技多不壓身是一回事,栽贓嫁禍也是好手不是嗎?別一看到虛空術,就知道是你虛無一動的手!”
虛無一笑道:“大帝,你猥瑣起來是真的無人能及,虛某佩服!”
說話之間,只見前方天空之中,云海翻滾幾與下方的沙海相連,隱約可見一道天光細如針線。
一線城,到了!
就在那一艘逃回的飛舟接近一線城的霎那,至少密密麻麻數百艘飛舟竟是從一線城內如蝗蟲飛掠而起,徑直朝著追擊而來的流沙城眾人沖來!
陣仗驚人!
可就在百艘飛舟一齊朝著追擊的五艘飛舟沖來時……
從最前方的一艘飛舟之上,黑氣霎那之間包裹整艘飛舟,旋即化為實體的漆黑利劍,竟是直接朝著迎面而來的百艘飛舟疾刺而去!
那一艘載著倉兵敗將,還沒有來得及落入一線城中
的飛舟瞬間躲閃不及,被漆黑利劍瞬間扎成了刺猬,在半空之中瞬間爆裂成一團煙花。
更叫人覺得滲人的是,飛舟上的人,身體明明已經與飛舟一齊爆裂粉碎,卻有一道道漆黑光芒如繩索纏繞住一道道半透明的魂魄。
這詭異又殘忍的拘魂之術,竟然在迅速吸收著這些死者的魂魄力量,詭異至極!
對方不僅在一線城上空,當著一線城主的面出手殺人,甚至還正大光明地用鬼道邪術吸收死者的魂魄。
就是這么囂張!
眼看著,萬千漆黑利劍就要一個接一個戳爆后面的一線城飛舟,驀然半空之中,一道光幕憑空而降,擋在了萬千利劍與一線城飛舟之間。
一名身披獅身光明鎧的中年男子,燁然若神明,阻擋在所有人面前。
萬千黑劍在碰觸到光幕的瞬間,如霜雪逢夏,瞬間消散無形。
只聽得下方一線城內,無數人驚叫了起來:“是城主大人!”
“無名境的城主大人果然厲害啊!”
有人歡呼道:“那鬼道妖人,哪里會是我們一線城主的對手!”
身穿獅身光明鎧的男子冷冷盯住前方的飛舟,厲聲道:“是黯星哪位司命大人來我一線城?”
秦楓知道,黯星多鬼道修煉者,其中最高統治者稱為大司命,其下鬼道強者皆稱司命,他便故意不與城主對答,冷聲說道:“黯星想得到的東西,從不會失手。交出一線城,饒你不死!”
一線城主頓時勃然大怒,果然不再與秦楓客套:“鬼道妖人,你找死!”
一線城之內,所有人都看到飛舟之內,一人黑衣飄飄,渾身黑氣濃郁到如墨汁都化不開,他憑空而立,只朝著一線城方向伸出一指!
自他身后,黑氣如洶涌潮水,驟然奔騰撲向一線城,化萬千厲鬼冤魂藏身期間,竟是讓云海之上,那一線城最標志的一線光明都被徹底遮蔽。
天地之間,陰森恐怖幾如地獄。
一線城主驟然向前飛踏七步,每踏出一步,就飛出一口飛劍,七步之后,七口飛劍排列成北斗七星形狀,朝著那站立在飛舟之上的黑衣鬼道疾刺而來。
聲勢嚇人。
可就是招式太……
怎么說呢!
太爛大街了!
這位一線城主與秦楓見到的其他無名境強者比起來,差距實在太大。
簡直就像是真正的大俠與街頭賣藝人的差別。
可即便這個一線城主的招式爛歸爛,秦楓的面子還是要給他的!
只見七口飛劍如快刀斬亂麻一般分割開漆黑鬼氣,旋即如同牢籠一般割裂天空,七口飛劍大放光明,竟是將秦楓死死困在當中。
一線城主得意洋洋,一步跨入其中,他看向秦楓冷笑道:“鬼道妖人,在這七星明光陣中,你的任何邪術都會被瞬間消解,而我的所有法術都會有加成……”
他對著秦楓得意道:“自己幾斤幾兩都弄不清楚,降服了流沙城的一群烏合之眾,居然就敢來我一線城撒野!”
“你這是自己找死!”

章節目錄

平码推敲
铁牛配资 企业如何从股票融资 股票配资论坛找象泰配资券商背景@G 北京十一选五遗漏查 加拿大28全天计划 配资平台哪个好n配资平台 上证指数每日行情分析 华夏银行股票行情 温州麻将规则 恒瑞财富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