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码推敲|平码平肖德多少倍|

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大巴掌抽你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陸軒先被張濤的火焰領域籠罩住,這就失了先機,只怕不死也要被重創。
“狂焰刀!”
一擊取得先手之后,張濤沒有任何猶豫,直接又是一刀劈了出來,刀法的精要浮現了出來,無數的刀道法則沸騰,幾乎肉眼可見,化為犀利的刀光席卷一切。
許多人都不由自主的后退了好幾步,恐怖的刀氣席卷八方,形成狂潮。
張濤的速度又快又狠,一上來就是下死手,根本沒有任何給陸軒反應過來的機會。
“當!”
這一刀斬落下去,沒有讓眾人看到鮮血噴濺的場面,只是發出了一聲巨大的金鐵交鳴的聲音,恐怖的聲音形成可怕的聲浪,朝著四面八方倒卷了開來。
緊接著,眾人就看到了陸軒的身形顯露了出來,陸軒兩根手指竟然就擋住了這可怕的刀光,將刀光夾在了手中。
“嘭!”
又是一聲巨響,眾人看到陸軒將刀光生生夾碎,一寸一寸的崩裂開來,化為漫天光雨消散,極為恐怖。
眾人松了一口氣,剛才張濤的動作太過犀利,極為恐怖,幾乎讓人以為陸軒要栽在這里了,不過現在一看,顯然還是他們想多了。
陸軒是何等樣的人物,是千年都不出一個的妖孽,即便境界被壓制,也不可能這么簡單的就被斬殺。
“不夠看,張濤,你要挑戰我,難道就只有這種程度么?”陸軒冷笑著說道。
張濤一擊不成,瞇了瞇眼睛,陸軒這話,分明是將自己放到了更高的位置,而他只是一個挑戰者。
這可和張濤的想法完全不同,在張濤看來,自己才是前輩,才是領跑者。
而陸軒僅僅只是一個追趕者而已,但是現在陸軒居然將自己視為追趕者簡直完全不將他放在眼里。
“那就看看你有沒有說大話的實力!”
張濤直接動了,電光火石之間,他也終于展現出了自己身為巔峰金仙的實力。
他的渾身一抖,無數的法則以火焰的形勢席卷而出。直接形成了一個巨大的領域,籠罩住了陸軒。
這個火焰的領域就仿佛是火焰的國度,而張濤就是這個國度的主人,一身實力,恐怖無雙。
“有點門道,不過也就僅此而已了!”陸軒嘿嘿一笑,卻見他的手掌朝前一抓,竟然直接抓住了這個火焰領域,然后眾人就只看見,這個火焰領域居然被陸軒硬生生抓爆了。
而陸軒甚至從頭到尾都沒有展現出什么神通,什么武學,甚至連自己的領域都沒有動用過。
張濤心中一沉,陸軒的沉穩以及兩次擊潰自己的領域,已經足以讓他意識到,陸軒絕對沒有他想象的那么簡單。
但是他的眼神之中卻還是爆發出了一陣陣驚人的殺意,他的手上,浮現出了一口赤紅色的長刀,造型頗為霸氣,看起來比一般的刀還要大上一倍不止。
“炎龍斬!”張濤一聲咆哮,刀芒迸濺而出,化為一條炎龍,炎龍呼嘯過長空,剎那間,就已經來到了陸軒的跟前,粉碎了真空,形成的可怕狂潮在虛空之中蕩漾。
“不知所謂!”
陸軒大吼一聲,頓時一聲滅世金龍嘯,那一條炎龍即將撲殺到陸軒的跟前之時,頓時直接瞬間炸開,這一幕陣驚眾人。
這驚人的一刀蘊含著諸多刀道的奧義和天地的隱秘,但是面對陸軒的時候,竟然連這樣的一聲大吼都阻擋不住,一寸一寸化為飛灰,直接灰飛煙滅。
陸軒破開了這一擊之后,幾乎沒有任何猶豫,一只大手拍了出去,半空化為一種玄奧的手印,竟然引得天地的法則隨之而共鳴,法則震動而形成的可怕壓力朝著張濤碾壓了下來。
“太虛大手印,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學會太虛大手印!”
張濤瞬間就認出了這一只大手印的來歷,甚至就連周圍圍觀的眾人也都認出了這一只大手印的來歷。
太虛大手印,正是當年太虛仙王的成名絕學,以虛空法則為基礎,任何強敵都阻擋不了這一只大手印的攻擊。
在太虛閣之中也是仙王級別的絕學。
在太虛閣內,也只有大羅金仙級別的高手,而且立下大功才有可能學到,即便是張濤也只是有所耳聞,實際上卻沒有學到。
即便是張家的老祖也不敢私自傳授太虛大手印給他,因為這是太虛仙王留下的絕學,不是張家自己的絕學,如果擅自傳授,那就是壞了規矩。
那以后大家都不需要立下什么汗馬功勞,各家大羅金仙老祖私相授受即可了。
張濤無論是自身的功力,還是功勞,都離學習太虛大手印還差一些,他也是久聞其名垂涎三尺了。
但是現在突然看到陸軒施展出了這太虛大手印,頓時大為吃驚。
這一只大手印拍落下來,眾人看到虛空一寸一寸的崩潰,這是浩蕩大勢,雖然陸軒拍落下來的速度并不是很快,卻有著一種巨大的威壓。
“怎么會這么強!”
張濤內心在咆哮,他已經感受到了恐怖的壓力碾壓了下來,他不知道陸軒到底從哪兒學的太虛大手印,更不知道陸軒究竟是怎么修行的,竟然能將太虛大手印修煉到如此驚世駭俗的地步,甚至還超越了自己張家的老祖。
此時再不反抗,他就要被活生生拍死了。
想到這里,張濤頓時不在隱藏,燃燒起了渾身的法力,在半空之中,化為了一個火人,迎著陸軒而上。
電光火石之間,張濤已經斬出了千萬道的刀芒,如同疾風驟雨鋪天蓋地朝著太虛大手印斬落了下去。
緊接著他就看到了一個恐怖的一幕,他的刀芒還未落到陸軒的身上,就已經統統化為烏有,在太虛大手印的面前,所有的攻擊都煙消云散,一寸一寸的崩裂,極為恐怖。
“轟!”
一聲致命的轟鳴聲,眾人只見張濤好似斷了線的風箏一般,被直接拍飛了出去,直接狠狠撞到了地面上。
直接一口鮮血噴了出來,在地上撞出一個大坑。

章節目錄

平码推敲
电脑单机版麻将游戏 asg游戏豆理财平台 台州永昌期货股票配资 配资平台哪个好推荐股牛网 上证指数年k线图 那种理财平台比较靠谱 东北麻将规则视频教程 上证指数十年走势图 金猪配资 海南琼崖麻将老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