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码推敲|平码平肖德多少倍|

第1384章 一個約定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鐘毅猜對了,龍甲還就是個倔性子,而且倔了一輩子,只要是他認定的事情,就算是九頭牛也拉不回來。
在龍甲看來,祖墳所在那就是禁地,又怎么可以輕動?
如果連祖宗的埋骨之所都守護不住,那他還算是人嗎?
所以,任憑龍游縣長找了他多少次,甚至連身為浙閩戰區總司令長官的俞良禎親自登門向他說情,也是沒什么用,他就是不肯。
今天,聽說抗日名將鐘毅也是來了,但他仍舊不打算松口。
你鐘毅就是抗日名將,我龍甲佩服,但要想我把祖墳遷走,沒門!
所以,進了客廳之后,龍甲將手中拐杖往地板上重重一拉,甚至直接拒絕了縣長請他入座的好意,硬梆梆的說道:“俞長官還有鐘總司令,有什么話就請直說,只要是能辦到的,比如捐錢捐糧什么的好說,但如果還是遷祖墳的事,那就免談。”
好嘛,一上來就把話堵死了,這談話還怎么談?俞良禎聽了直撓頭。
鐘毅卻反而不著急了,既然決定了要以理服人,那就得好好思量了。
很快,鐘毅就找到了切入點,直接岔開話題道:“這個湖鎮,我怎么聽著有些耳熟?好像在哪本書里邊看到過這個名字?”
龍甲壽眉便微微一動,說道:“鐘將軍看的只怕是左文襄公全集吧?”
“沒錯,就是左文襄公全集!”鐘毅猛一拍大腿,說道,“當年發匪席卷大半個江南,左文襄公曾經率領楚軍在湖鎮與發匪大戰了好幾個月。”
“那是。”說到湖鎮的光輝往事,龍甲便立刻兩眼放光,接著說道,“沒想到鐘將軍年紀青青,居然會喜歡左文襄公全集這樣的書籍,不過話說回來,當年我們湖鎮可有不少子弟加入了左文襄公所領的楚軍,并建立不少功勛。”
頓了頓,龍甲又不無自豪的說道:“到如今我們胡鎮的祠堂還立有左文襄公的牌位,以及當年跟隨他剿滅發匪的子弟的石刻,鐘將軍若有空,不妨到胡鎮一觀。”
“這個就不必了。”鐘毅一擺手道,“左文襄公固然人杰,當年的湖鎮子弟固然英雄,可他們在湖鎮殺的畢竟是同胞,發匪雖然是亂兵,卻終究也是中國人!對于中國人殺中國人的事,晚輩內心里頗不為以然。”
“鐘將軍這就小覷我們湖鎮子弟了!”龍甲聞言不由大為生氣,甚至連壽眉、白須都倒豎起來,激動的說道,“誰說我們湖鎮子弟就只會殺自己人?鐘將軍可曾聽說過,當年戚大帥抗倭之時,在他麾下曾經有過一支悍勇之師,名為龍字營?”
鐘毅道:“龍字營?好像真有這么一支軍隊,晚輩確實聽說過。”
“這個龍字營的子弟兵就來自于我們湖鎮!”龍甲臉上再次流露出自豪之色,甚至連枯皺的老臉上也開始放光,停頓了下又接著說道,“不瞞將軍,這個龍字營的主將,就是老朽一族的先祖,我們龍家的族譜上可是都記著呢。”
“失敬!”鐘毅便趕緊避席起身,向著龍甲深深一鞠躬。
旁邊的俞良禎見狀也趕緊站起身,跟著向龍甲長長一揖。
“不敢,不敢當兩位將軍這般大禮。”老甲趕緊讓到一側。
鐘毅卻結結實實的鞠了一個躬,然后起身說道:“沒想到,龍太公祖上也曾是抗擊倭寇的民族英雄。”
“慚愧。”龍甲嘴巴上說著慚愧,可臉上卻滿是自豪之色。
然而鐘毅卻沉聲道:“沒錯,龍太公你的確應該感到慚愧!”
“呃……”龍甲聞言頓時一愣,驟然之間有些反應不過來。
旁邊的俞良禎也是莫名的一愣,剛剛不還是說得好好的嗎?怎么突然就翻臉了?這畫風轉換太快,有些跟不上你的節奏啊。
好半晌后,龍甲臉上又流露出一抹慍色,怒道:“鐘將軍此話何意?”
鐘毅便義正詞嚴的道:“龍太公祖上深居僻隅,卻不忍倭寇涂毒同胞,所以不惜召集鄉里子弟追隨戚大帥馳騁沙場,此乃是大英雄大仁義!可是太公你呢?同樣面對倭寇,太公你不僅無動于衷,反而要阻撓國防工事之建設!這難道不是助紂為虐,幫助日寇作惡?太公祖上若泉下有知,只怕也要被氣得活過來再死一次吧!”
“你你你,簡直一派胡言!”龍甲氣得臉都黑了,“老朽也曾為國捐款,也曾為三戰區捐獻過被服糧米,你怎說老朽面對日寇入侵無動于衷?至于說祖墳山,我們龍氏一族的祖墳山怎么就礙著國防工事的建設了?”
說此一頓,龍甲又用拐杖用力一頓地面,怒道:“你們這雷達站建哪里不是建?為什么非得要建在我們的祖墳山之上?這是何道理?”
鐘毅說道:“道理非常簡單,因為祖墳山的地勢最有利,雷達站建在祖墳山上,可以最大限度的監控上海、溫州乃至南京方向空域,就可以最大程度的給駐扎在衢州機場上的我方空軍提供預警保護。”
說到這里一頓,鐘毅又說道:“龍太公,我們與你往日無怨近日無仇,你覺得,我們至于故意拿雷達站這事來惡心你嗎?”
“這……”龍甲聞言頓時語塞。
他也覺得,這種可能性非常小。
鐘毅又道:“龍太公,你是要當一個像龍氏祖先一樣的仁義抗倭英雄,還是當個悖逆祖宗的不孝子孫,全在你的一念之間!”
停頓了下,鐘毅又黑著臉說道:“如果你執意不肯遷走祖墳山的祖墳,我們也不會為難你,更加不會強行遷墳,但是我想要告訴你的事,因為你龍氏一族的執拗,中國空軍將因此付出沉重代價,浙閩戰區的子弟兵,將為此付出成千上萬人的流血、犧牲,而這些犧牲原本是可以避免的!”
“別說了!”龍甲終于聽不下去,黑著臉道,“我們遷!”
停頓了下,龍甲又盯著鐘毅說道:“鐘將軍,祖墳山我們讓了,但是老朽把話摞在這,這一仗你們要是沒打好,要是打輸了,就別怪老朽還有湖鎮子弟在背后戳你脊梁骨!”
“好!”鐘毅欣然道,“龍太公,那我們就做一個約定!”

章節目錄

平码推敲
湖北快三随州论坛 快三大小规律破解图 3d开奖结果175 广东十一选五走势一 黑龙36选7 nba篮球手游 互联网投资理财排行榜 理财平台商赢金服 秒速飞艇开奖是假的 格力电器股票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