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码推敲|平码平肖德多少倍|

第一百九十七章 告別眾人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日月既往,不可復追。
也許只是一次沉思,又也許只是一次恍神,不知不覺,五日時光便已匆匆而逝。
夜深人靜之時,姜離并沒有呆在熟悉的藥堂里。
沒有人注意到他早已輕輕推開房間的窗欞,腳尖輕踏,一步步走上了天空。
沒了云朵的遮蓋,星空與銀河在云端之上顯得清晰而又璀璨。
姜離靜靜地坐在云朵之上,目睹星空逐漸稀疏、銀河逐漸消退,直到天際邊泛起微微霞光,這才看向腳下的這座城池。
破曉的金光透過清晨的淡靄,落在家家戶戶的屋舍之上,點綴著屋檐四角翹起的弧度。
在這清晨時分,洪水城的百姓如同是聽到指令一般,不約而同地打開緊閉的房門,開始了新一天的忙碌。
原本寂靜冷清的街道上逐漸布滿了人們的身影,生氣逐漸覆蓋整座城池……看著城內百態,姜離若有所思地翹起嘴角。
“呆了一個月,也該走了呢……”
今日,正是他來到洪水城第三十天,也是他來到這個仙俠世界的第三十天。
仙俠世界何其之廣?這座凡人城池的光景,終究只是其中一隅。
若是姜離想看遍世間的眾生百態、感觸不同層次之人的各種經歷,那還是不得不離開這熟悉的凡人城池,前往其它地方,親自體悟。
朝陽的光輝完整地灑在衣衫上,衣衫剎那間變得一片金黃。下一刻,一陣風輕輕吹過,姜離的身影便已經消失在了云間。

回到藥堂后,姜離象征性地收拾了一下包袱,便往大堂方向走去。
大堂內,牧醫師手持草藥,陰沉著臉訓著做錯事的伙計。
發現姜離走來,這位老者剎那間放下手中的草藥,一掃面部的陰沉,笑容洋溢,熱情滿滿地對姜大老板打起了招呼。
“姜離,早上好啊!”
這表情前后反差之大,簡直堪比民間變臉絕活!
姜離尷尬一笑,也禮貌地問了個好。
牧醫師在五天前知道姜離其實并無惡意后,對他的態度,便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原先小竹的實力并未恢復到巔峰,牧醫師便刻意對姜離冷漠相待,以此保持距離。但既然已經真相大白,那牧醫師也就不用對他裝成那副冷酷模樣了。
“你們倆先下去吧,下次不準再犯這種錯誤了!”
牧醫師看姜離拿著包袱,大概也意識到了什么。于是他示意這兩個伙計先下去,以便自己和姜離談話。
兩個伙計也很聽話,乖巧地點了點頭后便轉身離開了大堂。
可直到他們走遠了之后,想起牧醫師態度的轉變,終是忍不住撇撇嘴,憤憤不平。
“私生子…那個姜離一定是牧醫師的私生子!”
“就是!肯定是私生子!要不然牧醫師怎么會對那個懶鬼這么好!”
兩個伙計還想氣憤地些什么,突然感覺腳下好像被什么東西絆到了一樣,直接一個趔趄,差點摔在地上。
“哎喲!什么東西絆了我一下?”
“好像是個藤枝!?”
二人連忙低頭查看,卻發現地面無比平整,別說是藤枝了,連任何能夠絆倒他們的東西都沒有。
“怎么什么都沒有?難道是我眼花了?”
“啊……有點玄乎,我看咱們還是別說別人的壞話了!”
“我也這樣覺得……”
二人對視一眼,疑神疑鬼地打量著四周,生怕還有什么奇怪的事情發生,悻悻離去。

“牧醫師,我住在藥堂的這一個月里真是麻煩你了。”
“不麻煩不麻煩!”牧醫師連連擺手。
從某種意義上說,牧醫師提供的藥堂其實恰到好處。
初到這個仙俠世界,姜離被妖獸襲擊后陷入了昏迷。如果沒被牧小竹帶回到藥堂,說不準昏倒的時候他就會被野獸所吞食。
即使昏倒的時候沒有遇到危險,初來乍到的姜離也對這個世界沒有任何概念。
說不定,就會在一開始測試能力的過程中遇到強大的妖獸,最終在短暫的慌亂里喪失生命……
“喲,姜離你要走啦?”
悅耳的聲音從藥堂外傳來,小竹緩緩走入,對著姜離笑了笑。
不得不說,這位魔尊大人隱藏身份的手段著實是令人驚嘆。
此刻的她,身著清麗鵝白長裙,眼含秋水,腳步輕盈,活脫脫一副鄰家少女的模樣。
誰又能想象得出,
這是一個剛剛用蒼魔斬劈了無數空間裂縫,
直到劈得精疲力盡,
這才打算回到藥堂來休息的魔尊大人?
“嗯,我馬上就要出發了。”姜離點點頭,揚了揚手中象征性的包袱。
因為是要去體驗不一樣的身份——雜役,所以姜離自然要將自己偽裝成一個沒有任何修為的普通凡人。
雖然他本身就是如此……
“牧醫師,上次的跌打藥酒還有嗎!之前買的都用完了。”
陡然間,粗獷的聲音從門外傳來。還未等聲音散去,一個虬須大漢便已經邁步走入藥堂。
發現大堂內眾人都聚在一起,虬須大漢顯得有些意外。
“這是怎么了?”
此人正是洪水城鏢局的大鏢師,張烈。
張烈眨眨眼睛,不知道面前三人鄭重其事是想做些什么。
而后他的小跟班狗蛋也走了進來,二人的目光不知不覺都放在了姜離的包裹上。
“二位早啊。”姜離也好久沒見過他倆了,便打了個招呼:
“喂,你這身行頭是要去干嘛?”張烈上下打量著姜離,有些好奇。
“實不相瞞,在下要去修真門派當雜役了。”
一聽此話,張烈和狗蛋身軀停頓,面面相覷,都很是詫異。
在他們印象中,面前長相清秀的年輕人并不強壯,就連武功好像也不會。
“你居然被修真門派選上了?”
“嗯。”
一時間,大堂內陷入了短暫的沉默。
出人意料,一向行事粗獷的張烈居然罕見地沉默了一會兒,看樣子似乎是在思考些什么。
而后他看向姜離,神情無比嚴肅。
“雖然一直都對你很不爽,但是我還是要提醒你,就憑你這小身板,根本撐不到抵達修真門派的那一刻!隨便在路上遇到一個山賊,對你來說都會是生死危機!”
“多謝關心,其實……”
沒等姜離說自己有“仙人護送”,張烈就輕嘆一口氣,顯得有些無奈。
“既然如此……這樣吧,最近鏢局也沒什么事,我倆親自去送你吧。”
“哦?”
這下輪到姜離意外了。
姜離看得出來,這個強壯的漢子心中一直愛慕著小竹。
一開始,因為自己跟小竹走的比較近,所以張烈還經常吃醋,對待姜離的態度也一直都很差。
結果現在,他居然主動提出要護送姜離!這著實讓姜離感到十分意外。
“喂,你別誤會哦,要不是看你一點武功都不會,我才懶得幫你呢!”張烈用鼻子哼了一口氣,一副十分不屑的樣子。
然而一旁憨厚的狗蛋卻是笑了笑:“其實,張烈大哥一直都是外冷心熱的人哦!姜離,記得第一次遇到你的時候你正倒在林間,要不是張烈大哥把珍藏的療傷丹藥給你服下,你可沒那么快蘇醒過來哦!”
“喂狗蛋!你說什么屁話呢!?”
“啊!張烈大哥我錯了!”
“哼!!”
看著面前打鬧的二人,姜離微微一愣,他還不知道這將自己視為眼中釘的張烈,居然還為自己做過這種事。
于是姜離搖搖頭,露出微笑:“其實這修真門派會讓我們這些雜役一同前去,二位大可放心。”
下一刻,姜離心念一動,隨手從懷中掏出兩個帶有‘姜’字的護身符。
“相逢即是緣……這個護身符是在下贈予二位的。還望二位鏢師之后依然能夠保持這份熱忱之心,以赤誠待人。”
姜離將護身符遞了出去,張烈和狗蛋下意識停止打鬧,接了過來。
打量著這樸實無華的護身符,他倆都顯得十分好奇。
“這護身符是……?”
姜離一笑:“字如其名,護身符自然是用來護身的。”
他也沒有解釋什么,未等眾人反應過來,就已經大步流星走到藥堂之外。
“諸位,在下先行告辭了。若有緣分,來日再會!”
說罷,姜離抱了抱拳,轉身頂著剛升起沒多久的朝陽昂首邁步,瀟灑地離開了藥堂。
這“曾不吝情去留”的超然氣勢,宛若仙人英姿!
張烈和狗蛋對視一眼,隨后扭頭望著那越來越遠的背影,陷入了呆滯之中。
此時此刻,他們視線的天地里仿佛只剩下這個灑脫的背影!
朝陽灑下的千絲萬縷光輝,仿佛剎那間織成了長衣,在吹來的一陣風兒中為姜離披上。而姜離沐浴在這金光中,每邁一步,整個人的氣勢都更加地出塵……
——此人,恍若世間謫仙!
就這樣望著望著,
漸漸地,
站在藥堂內的他倆,
也終于意識到了一些事情。
二人不約而同地緊握著手中的護身符,面面相覷,而后再次望向姜離布滿朝陽金光的身影,眼神深邃。
“難道說,這個家伙……!”
念頭至此,二人瞪大了眼睛,心中的情緒驀然涌動。
疑惑、
驚詫、
難以置信!
片刻,狗蛋終是忍不住一咬牙:“不行!我要叫住他問個清楚!”
狗蛋直接全速施展輕功,狂奔而去。可當他奔到姜離走過的拐角時,卻始終看不到姜離的身影。
于是狗蛋站在原地左右四顧,神情焦急,悵然若失。
找了好一會兒,始終找不到姜離的他,終于忍不住開始了大聲呼喚。
以此希望,心中的疑惑能夠得到解答。

“姜離!你是不是忘記拿包袱了啊?我看你的包袱還在店鋪里呢!!”
逼格滿滿的姜大老板:“……”
……

章節目錄

平码推敲
重庆快乐十分走势图 彩经网 财经新闻股票行情查询上证指数 长荣慧国际 3d今天最新开机号 拥有保险公司承保的理财平台 黑龙江快乐10分中奖规则奖金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最好 鸿运配资 新疆11选5开奖结 顺发配资